首页新闻资讯观点声音正文
 
谈中超误判——道歉是个很高的境界
发布时间:2013-03-19 来源:中国体育报 字体:

    一个人犯一次错并不难,难的是犯了错、冷静之后毫无悔过之心。无悔过之心不仅意味着会重蹈覆辙,还很有可能当初就是“恶意犯错”,而非一时糊涂、瞬间失去理智。
    一个球员犯一次规并不难,足球场上每天有无数次犯规,但犯规后态度如何却能清晰看出境界之不同。 
    中超第二轮升班马武汉主场碰上北京,补时阶段,1比0领先的北京队马季奇用强壮身体中场边路处将球稳稳护住,被挡在身后的武汉队员柯钊火急火燎、又够不着球,无奈下径直从后面向马季奇的腿狠狠踢去。第一脚没踢动、第二脚又没踢动后,柯钊再肆无忌惮用左脚从前面猛踢马季奇小腿,将其活生生“伐倒”。
    多少有点前所未有的是,柯钊三连踢时根本不顾及球在哪。当值裁判王迪只出示了黄牌的做法,赛后引发了诸多争议。一个似是而非的说法是,当年就因汉京之战李玮峰踩踏路姜的红牌导致汉军退出中超,所以裁判此番才故意手下留情。
    但武汉队随后的做法却出人意料。柯钊和俱乐部董事长阎志通过博客向马季奇道歉,并表示愿意接受处罚,其言辞之诚恳,极像犯了错误向老师信誓旦旦不会再犯的小学生。道歉,对于足球,尤其是中国足球、甚至整个社会,都如凤毛麟角般少见,少见到偶尔有人不小心道个歉都几乎难以想象的地步。
    世界足坛最近一个犯规争议来自两周前欧冠八分之一决赛。曼联主场对皇马,纳尼一个飞踹被土耳其主裁红牌罚下,导致红魔遭逆转被淘汰。赛后,多名曼联队员一度“围攻”裁判,连一向绅士派头十足的爵爷弗格森也对裁判怒目相向。但事后慢镜头显示,纳尼在背向高抬腿解围、但脚触及对方球员胸部后有明显延伸蹬踹。原来对裁判不依不饶的曼联上下就此收声,但包括纳尼在内却无人出面道歉。
    前有古人,就必有后来者。世界足坛比柯钊更恶劣的恶意犯规并不少见,但犯规者大多拒不认错、还极尽抵赖狡辩之事,令人不齿。1982年世界杯半决赛,德国门将舒马赫面对形成单刀的法国队员巴蒂斯通,以高高抬起的膝盖出击,当即将巴蒂斯通撞昏,裁判也仅仅出示一张黄牌。事后没任何人道歉,倒是实在看不过去的舒马赫老母说了句公道话,“儿子,我为你的行为感到耻辱”。甲A时代京津大战,天津门将施连志横身飞踹形成突破的快马高峰腹部,高峰身上鞋钉印都清晰可见。但施连志矢口否认是故意为之,毫无悔过之意,很让人怀疑是否其心本善。
    当年李玮峰踩踏路姜被停赛8场是否“量刑过重”?追加判罚前应有个听证会把案情捋清楚,并给当事人以申诉、道歉的机会?但李玮峰及主教练朱广沪的态度却毫无诚意,慢镜头显示李玮峰的脚在落地前有明显故意踩踏,其情景与纳尼那张红牌如出一辙。朱广沪还面对镜头从“物理理论”到亲身经历,百般狡辩说李玮峰只是“自由落脚”……云云。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错了认错,道歉有多难?知耻近乎勇,勇于认错、道歉让人看到的是诚实和善良的本性,也是一种勇气。去年去波兰采访欧锦赛,我曾专门去了前西德总理勃兰特“下跪纪念碑”。同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罪人”,德国人的真诚认错和道歉显示他们已告别罪恶、走向新的未来。那一跪的力量,远胜于当年纳粹的坦克大炮,一次真正的忏悔和道歉,就是一颗精神上的原子弹。而日本的拒不认错、从未真诚道歉,只能说明他们仍深陷泥塘不能自拔。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错误需要悔过、改正和杜绝,但我们听到的却是太少太少的道歉。柯钊的三连踢若与中国队那么多次大赛预选赛耻辱性遭淘汰,某些俱乐部的胡作非为、丢人现眼,很多城市天空突然多了200多天的阴霾,黄浦江几天内多了数千头死猪,那么多桥梁垮塌、地陷……相比,又算得了什么?但为什么我们只听到了柯钊和阎志的道歉?
    希望柯钊是真心悔过,而非忽悠,并从此成为球场上的绅士。因为你不只是向马季奇一个人道歉,你也不是一个人在道歉,因为道歉其实是一种很高的个人和社会境界。

(周继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