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观点声音正文
 
谈中国三大球——论“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发布时间:2014-02-14 来源:中国体育报 字体: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吾非功夫迷,惭愧刚知道据说是李小龙的这句名言,却颇感其深切现代体育之命脉。更令人吃惊的是,这话我还是从“性感演艺明星”柳岩嘴里听说的。
    但柳岩自己却栽在这句名言之下。孟非郭德纲主持一档辨别真假的节目,柳岩做嘉宾,她以非常快、连珠炮似的问题,想让一个说话非常快之村妞来不及深思熟虑露出破绽,但她先被“快晕”了、被大愚若智的山东妞轻易骗过,成了“速度却被速度误”。
    我也不是物理迷,关于速度大约只知道光速每秒30万公里,太阳照到地球需要约8分钟,及韩乔生老师那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我至今都弄不明白爱因斯坦他老人家“速度与时间”的理论——若有超过光速的飞行器,人类就可回到过去、干预未来……
    体育中最多的是赛场上的速度。博尔特10秒58的100米跑世界纪录,刘翔110米栏的12秒88……篮球场上的快速反击,据说姚明100米跑可达13秒52;排球场上的快攻,前飞、背飞、加塞;全场90分钟、场地最大、几乎跑动最多的足球场上速度就更多了。多年前,我编发过一篇来稿。某“文革”前大学里的短跑冠军,把田径队速度快的同学捏在一块,击败了校足球队。他对“中国足球需从速度抓起”的建议,很接近“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中国足球也出过不少速度快的球员。最快的当属70年代末“快马”杨玉敏,一次在北京龙潭湖训练完到田径场测100米,他穿着足球鞋、煤渣跑道,手计时跑出11秒整。当时国足教练是年维泗,胡志刚计时。杨玉敏初中就读大连三中,曾获得大连市中学生200米第6。杨玉敏哥哥杨玉本短跑更好,曾入选辽宁田径队,后改跑400米。杨玉敏也入选过校足球队,但正规练足球还是17岁进体校和进辽宁队后。杨玉敏最令人难忘的一场比赛是1980年世界杯预选赛亚大区小组赛对朝鲜队,他右边路如入无人之境的突破让对手百般无奈,不得不采取球过人不过等种种茅招。一个“著名镜头”是,对手在背后拉掉了他的短裤。中国队4比2击败朝鲜,有两个球为杨玉敏下底传中助攻所为。
    杨玉敏后,还有李华筠、高峰、谢峰……等“快马”。谢峰足球生涯后期,还被金志扬从前锋改造为边后卫。既能以速度插上助攻,又能以快制快、防住对方前锋,成一时之奇葩。但那之后,中国足坛速度快的前锋已从越来越少到逐渐绝迹。
    速度在整个足球、甚至三大球战术体系中占什么地位?像武术中“唯快不破”般颠扑不破,还是如物理学那样,到达、超过某种极限,整个宇宙基础都将被推翻?中国足球“快马”不再,是因“快马”已过时,还是抛弃“三从一大”、体能急剧下降、不会跑、跑不动后的“御宇多年求不得”?
    “快马”杨玉敏自己的回答也许很有代表性。
    现辽宁执教中乙球队的杨玉敏认为,边锋位置很固定、只负责下底传中,中锋只在中路活动、专门负责进球的时代已过时了。如今足球场上速度更多表现在多个球员意识快,球转移的快,单个球员连续动作连接的快。杨玉敏还说,他17岁才专练足球太晚,所以他只有速度,其他方面技术有很大差距。他进一步举例说,中国足球大都从小学开始抓,普遍比欧美晚两年,实际上已错过3—5岁的球感敏感期……
    虽杨玉敏从某种新角度诠释了“快”的意义,但中国球员速度每况愈下、一代不如一代也清晰可见。其实中国武术里还有一句话——“一力降十会”,换成现代体育语言即“力量乃运动之父”,而力量是中国三大球另一个显著短板。
    我一直是坚定的“速度决定论者”,近年又不厌其烦的“鼓吹”“力量乃运动之父”,反复强调抓三大球必须玩命把体能搞上去。但速度与力量,体能与技术一点都不矛盾,现代体育中你必须先全面和立体起来,既有特长、又无特短,才能真正立于不败之地。
    这才是对“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正确理解和继承?

(周继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