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观点声音正文
 
玩得起有地玩——中国冬奥项目如何扭转“冰强雪弱”
发布时间:2016-01-28 来源:新华社 字体:

  新华社乌鲁木齐1月28日体育专电(新华社记者徐征 李琳海 杜刚)在家住在北京亦庄的吕肖华看来,中国冬季项目“冰强雪弱”的原因很简单:没钱。或者还有一个原因:没时间。

  37岁的吕肖华自认为是一名冰雪运动的爱好者,他说自己从小就在公园里滑“野冰”,但是接触到滑雪已经是2000年左右北京拥有了大众滑雪场之后的事了。现在吕肖华7岁的女儿滑冰已经有模有样,甚至还参加了一个冰球俱乐部,但是滑雪仍然只敢在初级道上蹒跚。

  吕肖华无奈地说:“去一趟雪场来回两天,消费至少1000多块钱,还要搭上一个周末。大人要上班,孩子要上学,无论是金钱成本还是时间成本都太高。一个冬天能去3、4趟就感觉非常奢侈了。”

  在外资企业上班的吕肖华说,他不少国外的同事一到冬天就休假,然后飞到世界各地的雪场痛痛快快地玩一、两个月,在他自己是完全不可能的事。他总结认为,中国滑雪运动整体水平的提高有待于相当一部分人实现“有钱有闲”:“在中国能同时负担得起滑雪需要的金钱和时间的人有多少?所以滑雪现在在中国还是一个高消费的小众运动,什么时候大家都负担得起了,我觉得中国在国际比赛里的水平也就上去了。”

  目前中国的短道速滑、花样滑冰等冰上项目在国际赛场上的表现非常突出,而雪上项目除了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这一个优势项目,以及单板滑雪U型场地等潜力项目之外再无亮点。诸如高山滑雪这样的雪上大项,中国只能靠分配的名额来参加冬奥会。

  沈阳体育学院党委书记王钰清认为,中国空中技巧的突破是因为中国有着雄厚的体操基础,正好以技巧性见长的项目起到一个强大的助推作用,而其他雪上项目想要复制这种成功,是一件非常难以做到的事情。他说:“举国体制虽然可以组织一些精英重点培养,但最终项目的整体发展还是要取决于广泛的群众基础,至少大家得知道这个项目才行。”

  与此同时,自然条件的限制也是阻碍中国雪上项目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中国冬季项目主要在东三省开展,但东北冬季酷寒,其实并不具备开展雪上项目的理想条件。以中国冬季两项队为例,由于项目需要使用枪支,因此运动员大部分是由解放军队来进行培养。解放军队位于黑龙江双峰的训练基地不仅地段偏僻,而且冬季温度基本在零下20度,训练条件非常艰苦。参加第十三届全国冬季运动会的解放军队教练张庆来到乌鲁木齐天山天池雪场之后,对这里的自然条件羡慕不已。他感慨地说:“要是能把训练基地搬到这里来多好啊,哪怕每年只有一个月,躲过东北最冷的那一个月也行。在我们那,零下25度不刮风就算好天了。”

  解放军队高山滑雪教练郑敏认为,国内优秀雪场雪道过少也影响到了专业运动员的训练。他说:“欧洲雪道非常多,可以专门拿出一些雪道供运动员使用。我们国内做不到,雪场要经营,要允许游客来玩,很难做到专门给专业运动员开辟雪道,这肯定会影响队员训练。”

  此外,由于关注度低,退役后的出路难以解决,也影响了中国队的表现。一位空中技巧队的教练透露,由于很难找到出路,因此不少运动员在过了25、26岁以后就开始考虑退役后的工作问题。对于这个很现实的问题,这位教练说:“给这些运动员做心理工作就需要大量的时间,但我们也没有办法。空中技巧是一个运动寿命非常长的项目,索契冬奥会冠军都是35岁了,但是我们的队员不到30就有退役的想法了。这非常影响我们的备战。”

  群众基础、基础设施、人才选拔、比赛成绩、受关注度……这些对于项目的发展来说是环环相扣的因素,处理不好很容易就陷入恶性循环。以目前的状态来看,中国雪上项目想要做大做强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不过随着2022年冬奥会的申办成功,以及“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愿景的提出,加之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国内雪场越来越多,滑雪的人也越来越多,无论是运动员、教练还是从业人员,都对中国冰雪体育的发展抱有很大的信心。

  中国空中技巧队的主将徐梦桃说,空中技巧是一个难度很大、普通人很难亲身体验的项目,因此她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喜欢上滑雪,接触滑雪运动,这样才能够欣赏空中技巧这项运动带来的美感。受到关注了,才会有更多的人去从事这个项目。

  张庆也认为,当务之急就是唤起民众对于冰雪运动的喜爱与热情。他说:“冬季两项在国外比赛观众非常多,电视转播的收视率在所有冰雪运动中排在第二位,仅次于高山滑雪。这个项目在国外也不是大家都能参与的项目,但是因为滑雪的人多了,懂行的人多,这个项目就吸引了大量人来看了。”(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