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今日体坛综合新闻正文
 
伦敦奥运会盘点——那些惹起争议的判罚
发布时间:2012-08-17 来源:中国体育报 字体:

    来自法国的莫雷龙老泪纵横,这位年届70岁的老人在中国自行车队执教三年,带领郭爽/宫金杰摘得团体竞速金牌,实现历史性突破后,却被裁判告知犯规,金牌降级为银牌。莫雷龙无法接受,称其为其一生受到的最大伤害,而中国自行车人更是无法接受,表示这件事会对中国自行车运动的发展带来较大负面影响。郭爽和宫金杰在资格赛和第一轮比赛中均采取了相同的战术,甚至在此前的世界杯、世锦赛上都是同样的骑法,却一直没有被判罚甚至提醒,为什么在获得金牌后,现场确认了最终成绩后,这枚金牌却被硬生生地剥夺了,且不许申诉。为此,中国自行车队领队潘志琛两度上书国际自盟主席麦奎德要个“说法”,遗憾的是,至今仍未有满意的答复。
陈一冰:金牌表现得银牌
    “吊环王”陈一冰摘得银牌,总教练黄玉斌大呼不公平,称这一天为体操史上“最黑暗的一天。”黄玉斌在微博上炮轰裁判,“他们的选择是对中国体操队的伤害,是对陈一冰的伤害,更是对全世界热爱体操人的一种伤害。裁判是竞技场上的法官,理应公正严明,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令人难以理解的判罚。我想问你们会觉得羞愧吗?陈一冰还有下一个4年吗?看到队员伤痕累累的膝盖,你们会觉得灵魂有罪吗?”的确,从现场的表现看,陈一冰的金牌的确被“明抢”了,而按照规则,陈一冰和中国体操队还无从申诉,体操赛场上只能申诉自己的难度分,而不能申诉完成分,陈一冰的难度分并未受压制。
申雅岚:静坐1小时的抗议
    奥运会的击剑赛场上,韩国选手表现相当出彩,而女子重剑个人赛的申雅岚尤其令人瞩目,在与德国名将海德曼半决赛最后的1分钟加时赛上,申雅岚在最后时刻被“秒杀”,在最后1秒时,申雅岚抵挡住了对手三次进攻,比赛时间却没有消逝,最终申雅岚没能招架住对手的第四次进攻输掉比赛。赛后,申雅岚对于计时系统的失误很不满意,在剑道上静坐痛哭流涕,足足抗议了1个小时。虽然最终申雅岚在铜牌战中败给中国选手孙玉洁,没能摘得奖牌,但国际剑联却为其颁发了特别奖。
汪鑫:地板上的汗水
    27岁的汪鑫第一次参加奥运会,但这一次奥运会之旅却并不美妙,忍着伤痛的她咬牙走到了铜牌争夺战,但却输给了裁判。“这不是我想要的奥运会”,悲情的汪鑫被轮椅推出场地的时候,不知道裁判心里会不会有一丝愧疚。铜牌战对阵印度劲敌内瓦尔的汪鑫一路领先,在比赛过程中,汪鑫数次向裁判表示场地上有汗水,希望能擦一下,但裁判不予理睬。首局20比18时,汪鑫在落地时被汗水滑倒,扭伤了左膝。此后,汪鑫并没有放弃,带着受伤的腿,她高高跃起扣杀得分拿下首局。第二局,汪鑫在完成第一球后,再也无法坚持,无奈退赛,就这样与一枚宝贵的铜牌擦肩而过。
清水聪:拳击场的惊愕
    轻量级拳击赛16强角逐中,日本选手清水聪对阵阿塞拜疆选手阿卜杜拉,原本清水聪已经以绝对的优势战胜了对手,但由于裁判的误判而险些出现意外。按照相关规定,拳击比赛中在同一局中打倒对手3次,或者在3局中打倒对手4次都会自动胜出。但裁判却意外宣布击倒对手6次的日本选手输掉比赛,使得清水聪精神受到严重打击,在观众的不满中被扶出了赛场。虽然此后日本代表团申诉成功,但这次低级的误判,确实不应该在奥运会这样如此重大的赛事中出现。
戴利:跳不好重跳
    拿下一枚男子10米跳台铜牌,英国小将托马斯·戴利成为近42年来第一位获得奥运会单人跳水奖牌的英国选手,这位在英国家喻户晓,被称为“跳水小贝”的全民偶像获胜并非无懈可击,其在第一跳发挥失常后,要求重跳的一幕,足以改写跳水比赛的历史,也让人发出了“东道主优势无底线”的质疑。故事发生在戴利第一跳,或许是压力太大,或许是现场观众太过热情,戴利的第一跳发挥失常,仅获得75.6分,随后戴利以“受到观众席上闪光灯干扰”为由,向裁判申请重跳,裁判居然同意了。重跳中,戴利拿到91.8的高分,比第一跳足足涨了16.2分!随后的比赛,戴利越跳越勇,最终摘得一枚宝贵的铜牌!
张文秀:铜牌可以没有
    如果你对重新比赛的比赛不满意,可以通过申诉要求原来的成绩生效。你信吗?在伦敦奥运会上,反正我信了。伦敦奥运会女子链球决赛中,中国选手张文秀扔出76.34米,一度排名第三。但决赛后德国队提出申诉,经过裁判裁定,海德勒第五掷的成绩有效(这次成绩曾被电子测距仪器给“吞”了没有显示出来,随后她重新投掷,但成绩不佳,海德勒没有要这个成绩,但是最后比赛结束后,德国提出申诉,裁判组手动测量海德勒第五掷第一次的成绩),并被确认为77.13米,这样,海德勒的成绩就压倒张文秀的76.34米,获得铜牌。张文秀一枚铜牌就这么没了。
英国自行车:假摔是战术
    英国自行车队的确了得,以8金一骑绝尘,但这8枚金牌,并非都那么光彩。“如果出发不理想,我们就摔倒,重新比赛。我这么做获得了重新出发的机会,能骑得更快,我做到了!是计划好的。”这是英国队的德裔队员辛德斯在团体竞速获得金牌后的采访,靠“假摔”摘金的英国自行车队令人侧目。在预赛第一轮中,辛德斯在出发后不久就同赛车一起摔倒在了赛道上,按照国际自盟的规则,如果一队选手在出发时遭遇事故,可以获得重新出发的机会。不过,条文中对于何为“事故”一词没有具体解释说明,圈内对其一般理解为“由机械故障导致”。显然,辛德斯的摔倒并非机械故障所致。
马赫卢菲:冠军也“消极比赛”
    阿尔及利亚名将马赫卢菲的伦敦之旅绝对可以写一幕悲喜剧,由于主项1500米的预赛和半决赛在800米之前进行,已经晋级1500米决赛的马赫卢菲准备放弃800米。但由于阿尔及利亚代表团没能赶在截止日前帮他注销800米资格,他不得不站上800米的预赛跑道。为保存实力,马赫卢菲仅仅跑了半圈就退出比赛。此事惊动了国际田联,该组织认为阿尔及利亚人“消极比赛”,决定取消他参加本届奥运会所有比赛的资格。闻听此讯,阿尔及利亚代表团立刻申诉,一纸“膝盖不适”的证明让国际田联撤销了处罚,一天之后,马赫卢菲夺得了1500米奥运金牌。
吕小军:1分钟就超时
    “LU”和“LV”很难区别吗?至少在伦敦奥运会的举重裁判看来,这两个字母是无法区别的。男子举重77公斤级抓举最后时刻,陆浩杰放弃了第三把试举。随后吕小军出场举第二把,将175公斤破世界纪录的杠铃稳稳举过头顶,吕小军回后台准备第三举。希望扩大领先优势并冲击新的纪录。按照规则,同一位选手连续试举,中间最少有2分钟的休息时间,可吕小军刚歇了一分钟,就被告知时间用尽,第三把判失败。后来才知道,裁判将吕小军和陆浩杰的名字搞混了,吕小军的第三把当成了陆浩杰的第三把。裁判赛后承认了失误,向中国选手道了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