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今日体坛综合新闻正文
 
《中国体育报》文章——春天,送招娣远行
发布时间:2013-04-07 来源:中国体育报 作者:何慧娴 字体:

    我终于相信:人和人之间真的是有感应的,尤其是亲朋好友之间的感应,有时很灵。
    3月31日晚,午夜过了,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天亮了,还似睡非睡,如梦非梦,直到我爱人把我推醒问:什么事,你这么伤心啊?我猛然清醒,久久说不出话,因昨晚在梦里就感应到,陈招娣要离开我们了。我正在赶回北京的飞机上,写悼念文章,题目是:春天,送招娣远行。我写着写着哭起来,惊动了周围的乘客。
    去年年末获悉招娣癌症复发,我离京前曾去肿瘤医院看望过她。那晚她刚做完小手术,正在输液,有点发烧,很虚弱,能说话,但声音很轻,她告诉我,浑身难受,很痛苦。我抓住她的手安慰说,医生说的,这是术后正常反应。招娣,你是否还记得,你们拿第一个世界冠军时,决赛那天你腰伤复发,咬牙忍痛坚持打完最后一个球,趴在地上不能动弹,是队友把你背回去的。你还记得当时我写的那篇报告文学题目是《你招来了一个世界冠军》吗?我坚信这次你也一定能招回你的健康!一定能!我和同去的张蓉芳(原中国女排队长)一起,做了个握紧拳头加油的手势,告诉她,我们时刻和你在一起。
    没想到,3月31日晚我梦到招娣的第二天4月1日下午,3时许我就接到了短信:招娣刚才走了。没想到,我已买好回北京的机票,却还是未能赶上和招娣见最后一面,舍不得啊,真舍不得,这么年轻的招娣,才58岁就这么走了,再也见不到她了,我潸然泪下……
    陈招娣,这个上世纪八十年代几乎家喻户晓的名字,英年早逝,牵动了不少排球迷和媒体人的心,她去世30分钟后,我就接到记者来电话核实情况和采访。重庆一位记者说,当年你写过中国女排许多报道,一定很了解陈招娣,你认为陈招娣退役以后的转型是否成功?我回答说:作为运动员,陈招娣实现了世界冠军的梦想;作为军人,她实现了从士兵到将军的梦想。她短暂的人生很成功,很精彩。当年的女排迷们,不会忘记陈招娣的精湛球技和拼搏精神,她作为1981年、1982年中国女排两夺世界冠军时的主力接应二传,能攻善守、技术全面,在关键比赛中常常能起到别人难以取代的润滑剂作用,顺境逆境一样拼,反败为胜的中国女排拼搏精神在她身上有突出表现。
    招娣个子不高,身体条件一般,袁伟民慧眼看中她的是,她的球感、悟性和拼劲。当年谁都知道袁伟民修炼招娣最狠最严,因为副接应的场上角色需要掌握许多小技术,除了超人磨炼别无他路。我清晰地记得招娣曾对我说,有时一堂课下来还要加练,练完后恨不得上去打教练几拳,可想想他是为自己好,又不忍心。于是,一次训练课后,调皮的招娣悄悄穿上教练脱下的一件新羊毛背心,在地下练滚翻,以此出出气,那时的羊毛背心是贵重物品啊。这就是后来成为袁伟民爱将的陈招娣。
    招娣自幼家境贫困,少有娇骄二气。18岁进入解放军体工大队后,在部队的熏陶下,具备一定的军人气质。她性格外向,刚柔相济,大度爽朗;为人坦诚友善,富有亲和力;刻苦好学,干一行爱一行。她的将军之路并非偶然,人生的轨迹,源于一步步积淀。我难以写出招娣在军内可圈可点的事迹,但我难以忘怀,每一次在怡和春天的聚会,我们这些有女排情结的好友们,总能听到招娣朗朗的笑声,听她讲在部队平凡工作中的趣事,下连队开展体育运动,慰问百岁老人……熟悉招娣的人共有的感觉是,她还是从前的招娣,还是那个场上喊得最多、场下笑得最多的招娣。在怡和春天的每次聚会,都是招娣在张罗,拒绝酒水,拒绝山珍海味,只吃她家乡的浙江菜,与会朋友自行轮流埋单。这就是我们的招娣,无论是世界冠军,还是当上将军,依然保持着普通人的本色。
    中国女排是那个时代的英雄,那是一个十年浩劫之后百废待兴的年代,是一个需要中国人自己站出来,向世界证明中国人行的年代。中国女排用实力和拼搏精神,打败了一统天下的日本队和强手如林的美国队,证明了中国人是不可战胜的,所以当年的排球起到了振兴中华的作用。如今,历史已翻过了这一页,当我们送别当年的英雄——英年早逝的陈招娣时,值得我们认真思考一下:体育你究竟是什么?时代不同了,特殊历史时期赋予体育的特殊历史任务已完成,新时期的体育应该回归本质: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应该回归学校,回归社会,应该把享受运动、保护健康的权利,有措施、有保障地回归大众,使体育真正发挥“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的作用。
    春雨绵绵,思念连连。陈招娣,你是中国女排这支队伍中,飞出的一只沙鸥,愿你融汇在蓝天里,平安远行。
    我们永远永远爱你,怀念你!

写于2013年清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