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今日体坛综合新闻正文
 
全国人大代表议学校场馆开放“卡”在哪儿
发布时间:2014-03-14 来源:中国体育报 字体:

    社区、学校体育场地设施资源共享目前已在全国一些地区得以实现,不仅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实现了学校体育场地设施的充分利用,同时社区居民和学校都因此尝到了甜头。然而,放眼全国,这样的实例并未能得到全面推广,各地都有各自的政策方针和实际情况。学校体育场地开放到底谁说了算,到底“卡”在哪儿?听听山东临沂第一实验小学副校长张淑琴、河北省石家庄市第二中学校长邵喜珍、江苏省南京市体育局副局长葛菲三位全国人大代表怎么说。
    记者:您所在的学校是否对社会开放?
    张淑琴:其实目前很多学校的体育场地设施都不能满足自己的教学需要,何谈对外开放,所以我建议政府在规划建设体育场地设施时,应将其与学校体育场地建设相融合,同时在学校建设体育场地时应注意将体育场地设施与学校教学区隔离开,保证安全的同时便于管理。我所在的第一实验小学分校前身是一所村级小学,校区规模小,学生只有200多人,目前学校的乒乓球馆对外开放,来打球的健身者需要办理学校的证件才能出入。这些健身者人数较少,很多人我们都认识。尽管如此,学校的门卫压力也很大,担心出问题,他们总要盯着电子屏,还要经常巡视,直到所有的健身者都离开,他们才能放心。
    邵喜珍:我们曾经有过这个想法,而目前学校体育场地设施主要是供学校教学使用,只在节假日等少数时间对外开放,周边一些小学、机关单位等与学校协商使用体育场地设施。当然,学校能融入社区,实现资源共享固然很好,但是其中确实涉及安全和管理等问题,不是学校一方面有主观愿望就能实现的。
    记者:什么样的解决办法才行之有效呢?
    邵喜珍:如果能有相应的配套管理办法,上级部门也能给予一定的支持,这样实现资源共享,何乐而不为。
    张淑琴:去年“两会”期间,我提出了一个关于加强体育教师培养,提高青少年体质健康的建议。为此,我进行了专题调研,发现有关部门在相关文件中提出鼓励社会力量融入学校体育发展。于是我们进行了有益尝试,达到了很好的效果。我所在的分校此前没有专职体育教师,后来从总校抽调了一位体育老师走教,还有一名数学老师转行教了体育,同时我们邀请了社会上一家乒乓球和体育舞蹈的培训机构参与,由他们免费为学生开设相应的课程。这样通过社会力量的补充,学校保证各年级开足了体育课。相应地,学校也为培训机构免费提供场地支持,学校乒乓球馆的对外开放工作便是由这家乒乓球俱乐部负责运营,实现了双赢。
    记者:体育部门在推进学校体育场地设施对外开放的过程中能做些什么?
    葛菲:从第五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结果来看,南京的体育场地中70%左右在学校,20%左右在企事业单位等,只有5%左右在体育部门。每年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复市民提出的关于学校体育场地设施对外开放的信件,因为学校体育场地设施属于教育部门资源,作为体育部门的我们也多次与有关部门进行了协调,但是没有结果,推进起来比较难。这让我们感到很尴尬,也很困惑。目前南京一些地区进行了试点开放,效果不错,但是在全部学校推广还有一定难度。我们计划今年就此问题开展调研,摸清具体情况,统筹考虑后再进行下一步规划。
    记者:需要什么支持?
    葛菲:希望能从国家层面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对学校体育场地设施对外开放进行具体的分类指导,这样便于基层推进实施。3月9日,刘延东副总理来参加江苏代表团审议时,我也向她反映了情况,并进行了呼吁,希望能早日实现这一目标。

(李雪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