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今日体坛综合新闻正文
 
记者百味:里约奥运中我们的贫穷与富有
发布时间:2016-09-28 来源:中国体育报 作者:葛会忠 字体:

  衡量一个人是否富有,通常有两个维度。通俗地讲,一是可以自由支配的钱够不够花,二是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够不够用。对于一名记者、一名体育记者,尤其是一名采访奥运会特别是采访里约奥运会的体育记者来说,他应该是一个金钱极其富有、时间极度贫穷的人。
     当然这里所说的贫穷与富有都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而不是一个绝对的数量指标。所以我说今年前往巴西里约热内卢报道奥运会的记者大都是金钱极其富有的人,并不是说他们个个都是腰缠万贯的土豪,而是指很多人处于一种“有钱花不完”的状态。
    有钱花不完?在巴西的那段时间里,至少我本人和身边的几个同事,就是处于这种状态!
     其实临出发前关于巴西不太安全的种种报道,我们自然也是听说了的,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并没有带太多现金。到了里约之后,在主新闻中心旁边的官方指定银行,我和同事也只是兑换了少许的当地货币雷亚尔。当时的想法是,反正主新闻中心是要经常来的,什么时候花完了再来换,免得一次换太多,带在身上不安全。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直到奥运会闭幕,我再也没有去过那个银行。正如大家都已经知道的那样,这次奥运会面临着种种不利的客观条件,不过我之前也是见过大世面的,参加过10次以上的包括奥运会在内的国内外综合性大型运动会的现场报道,所以对这次里约奥运会的困难程度还是有所准备的。可实际情况还是远远超出预期,作为一名体育记者,在大型赛事期间本来就已是时间极其贫穷的人,而在里约期间,由于各种不可思议的排队、各种没有点的班车,直接让我们在时间上陷入了赤贫状态。经常是号称半个小时一班的班车等了一个多小时还不见踪影,有时候实在没办法,我们只能徒步转场。巴西时值冬天,但班车上经常是空调冷风刺骨,即使经常拥挤得像北京的300路公交车,站在上面还是感受不到温暖,哪怕是被吹得刺骨的疼,也能站着睡着,所以在这么病态的环境中病态地坚持工作也就成了常态。
     在整个奥运会期间,注册记者只能在主新闻中心餐厅才能吃到正餐,但是去那里吃一顿饭,仅是进出安检排队、取餐结账排队的时间,在高峰期正常就得一个多小时,这还没有算路上往返的时间。如果外出到安全区外就餐,则要花费更多时间。所以我们一般都是一大早吃完早饭出发,然后晚上再回媒体村自己弄点吃的,经常都是后半夜了。这次去里约的时候,我们每个人事先都带了不少方便食品过去,到返程时基本上才吃了一半,不是不想吃,是真的没空吃。
     带过去的东西都来不及吃,钱包里的钱当然也就来不及花了。所以直到返程的路上我们才着急忙慌地把钱包里的雷亚尔往外撒,那种为花钱而花钱的感觉,还真是挺任性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