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今日体坛综合新闻正文
 
冬季两项瞄准2022年北京冬奥会紧张备战
发布时间:2018-11-26 来源:中国体育报 作者:李晓洁 字体:

  冬奥会“北京周期”第一年赛季的大幕已经开启,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实现全项目参赛的目标,对于冬季两项队来说时间紧、任务重。
    冬季两项在获得冬奥会参赛资格方面也是一环扣一环,除了需要尽可能多地参加IBU可以获得国家杯积分的比赛,同时也需要尽可能多的运动员获得积分,从而体现国家的整体实力。
    根据国家冬季两项联合会的最新规则,2022年冬奥会的参赛名额由2020—2021赛季世界杯中的国家杯积分决定,所以世界杯成绩排名是重中之重。获得国家杯积分前20名的队伍可获得至少4个配额,从而实现满项目参赛的可能性。目前,我国冬季两项队已有2个女选手的世界杯参赛配额,男子有1个世界杯参赛外卡。队伍将按照本赛季既定目标,按计划参加IBU杯比赛,让更多的运动员获得世界杯参赛资格,并争取更多国家杯积分,力争在本赛季结束时,获得3个女子世界杯配额和2个男子世界杯外卡。
    冬季两项国家集训队A队14名运动员已于11月先后启程前往挪威开始为期5个月的外训和参赛。至明年3月底,队伍将在欧洲参加2018/19赛季冬季两项世界杯及国际冬季两项联合会杯系列赛。作为奥运积分赛,本次外训参赛是2022北京冬奥周期备战的重要一环,将为下赛季参赛及2022北京冬奥会的参赛名额和资格奠定基础。平昌冬奥会结束后,冬季两项国家队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重新组队,整装待发,全力备战2022北京冬奥会。
    据冬季两项国家集训队领队王忠林介绍,冬季两项国家集训队共分为A、B、C三个队;A队14人为实力较强的选手,其中不乏参加过平昌冬奥会的女选手张岩和唐佳琳。在备战北京周期的这几年,来自奥地利和挪威的两名外籍主教练将带领队伍实现全项目参赛的目标。
    B队则是由来自八一雪上运动大队、内蒙古、长春、辽宁4个地方的5名教练组成。一个教练带10个人,一共50名运动员。B队可以说是一支输送后备力量人才的队伍,成绩好就可以升级到A队;同样的,在A队中成绩较差的,也会退回到B队进行加强训练。黑龙江雪上训练中心和八一雪上运动大队的共建队伍组成了C队,两地各选8名运动员共16人,由德国教练执教,常年在欧洲集训。
    我国冬季两项有过一段时间的辉煌,于淑梅在日本长野冬奥会上获得的第五名是迄今为止中国冬季两项在冬奥会上取得的最好成绩,之后她又接连拿到世锦赛银牌和世界杯金牌。短暂的辉煌后便经历了低谷,第一是因为队伍建设力度不够,加上我国冬季项目存在“冰强雪弱”的特点,雪上项目长期不够重视;第二是源于冬季两项项目本身的特殊性,冬季两项顾名思义就是由两个项目组成:越野滑雪和射击。由于对枪支使用的限制,我国各地方开展冬季两项难度较大。
    人才基数是项目发展的基石,过去受限于枪支、弹药等因素的限制,冬季两项队伍只在解放军等少数几支队伍开展,张岩和唐佳琳便来自于解放军八一雪上大队。然而面向北京冬奥会,依靠少数队伍的人才储备远远不够。目前,冬季两项已经在沈阳、内蒙古等地组成了队伍,通过队伍间的竞争,大力培养运动员。
    冬季两项是越野滑雪和射击的结合,由于射击存在偶然性,使得冬两项目的比赛充满刺激和不确定性。选手们在越野滑雪水平接近的情况下,打中一枪和失误一枪的名次可以相差十几名甚至几十名,这也是冬季两项的魅力所在。“滑雪是基础,射击是关键”是项目的基本规律,现在我国运动员在基础滑行方面与世界水平的差距较大。短距离7.5公里比赛中与世界高手的差距大约在2至3分钟,其它较长距离上的差距更大。在这样的差距下,即使在射击上百发百中也很难取得好成绩。
    在射击方面,我国选手总体在命中率上表现尚可,但是在越野滑雪与射击转换间的准备、调整、衔接上的用时要明显慢于世界水平。我国冬季两项选手与国际一流名将的差距是全方面的,想要实现北京冬奥参赛出彩的目标必须正视问题,进而解决问题。(转自11月26日《中国体育报》09版)

×